宝鸡市委宣传部   宝鸡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   主办 设为首页   加入收藏
时间:2019-11-29   来源:宝鸡日报

 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,正如《诗经》所载,在此生长的野草都有香甜的味道;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,深厚的黄土没有封住三千年前吉金最后的光芒。珍贵精美的青铜器,成为我们打开时光之门的钥匙,那一篇篇珍贵铭文是祖先留下的字迹,它似一封封信讲述千年过往。今天的故事,我们就从铭文里的“家族”讲起——

  微氏家族记录西周风云变幻的史官

  商末,商纣王穷兵黩武,频繁向东夷出兵,没几年光景,王师战斗力锐减,也因常年战事,百姓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。这时,商纣王没有励精图治,反而整日沉浸在后宫娱乐之中,弃朝政于不顾,满朝怨声载道,民不聊生。纣王的长兄微子启数次进谏未果,率族人投奔西周。

  西周青铜器铭文,是研究西周历史文化最直接最真实的文字资料,它对于查考、补充古籍的缺失和不足,有着无可替代的价值。在商灭亡过程中,以“微”为族称及方国名称的微氏家族、微史家族和微方、微国的称谓多次见于甲骨文、金文、史籍等史料之中。

  时间来到了1976年12月,在宝鸡市扶风县法门镇的庄白村,考古人员发现了一个长1米多、宽近1米的窖藏,经过7天的清理,在最后一抔黄土被剥离的那一刻,所有人都激动不已,酒器、食器、乐器……103件青铜器,其中74件铸有铭文。如此数量之大、器型丰富的青铜器,令人惊叹!

  庄白窖藏是自新中国成立以来,出土西周青铜器数量最多的窖藏,而这批青铜器带给人们的还有更多惊喜。通过对铭文的研究,专家发现这批青铜器同属一个家族——微氏。其中就包括中国首批禁止出国(境)展览文物“墙盘”。

  墙盘,是微氏一位叫“墙”的贵族的器物,微氏世代都是西周的史官。该器物制作于西周中期,通高16.2厘米,口径47.3厘米,深8.6厘米,重12.5公斤。圈足,饰窃曲纹,双附耳,腹饰垂冠长尾凤鸟,以云雷纹衬底。墙盘内底铸有铭文18行、284字,该铭文内容可分为两部分:先是颂扬西周文、武、成、康、昭、穆、共7位天子的功德和事迹;后为墙自叙其家族自远祖以来事奉周王朝的历史记载。

  墙盘所记述历代周王的史实,与《史记·周本纪》记载的内容基本上是相吻合的。专家表示,墙盘的出土填补了商周时期一段重要历史空白,其学术价值不亚于《尚书》中的任何一篇,对于人们研究西周时期历史有着重要的学术价值。后经专家研究,史书上的微子启应该就是墙盘铭文中提到的“微史烈祖”。

  提到庄白窖藏,至今让考古人员不解的是,该窖藏距离地表只有30厘米,而青铜器也摆放得很是杂乱。从此可以看出,当时主人埋藏时间紧迫,来不及深埋,只能先暂时藏在此处,但不承想,这仓促埋藏后竟过了几千年,还有更多的秘密等待解开。

  单氏家族 辅佐十二位周王治国的重臣

  三千多年前,为了躲避戎狄侵扰,周部族扶老携幼,来到了神往已久、“堇荼如饴”的周原大地。

  作为西周的奠基人,文王姬昌在位多年,他勤于政事,发展农业,礼贤下士,使周部落实力日渐强大。后由武王姬发继位,姬发励精图治,东征伐纣,建立周朝,并制定各种典章制度、礼乐规范及道德准则。此后,周朝的疆域覆盖了长江、黄河流域和今天的华北大部,西部曾到昆仑山。

  2003年1月19日下午,眉县杨家村的王宁贤、王拉乾等5位村民在村北土崖上取土时,发现了一个约两米见方的土窑,窑内藏着大量青铜器,他们随即上报。后经考古人员发掘整理,这是一处西周时期的青铜器窖藏,共出土了鼎、鬲、壶、盘、匜(yí)、盂、盉(hé)等27件造型精美、纹饰华丽的青铜器。根据铭文记载,这些器物的主人为西周单氏家族第八代“单逨”。其中,逨盘因气势恢宏的长篇铭文一跃成为“中华第一盘”,也被列为中国禁止出国(境)展览文物之一。

  逨盘是西周时期盛水用的器物,通高20。4厘米,口径53。6厘米,重18。5公斤。其盘内底铸有21行、372字铭文,记载了单氏家族8代人辅佐西周12位周王伐商纣、建周邦、征荆楚、讨猃狁(xiǎnyǔn)、管山林、致和天下,以及因功受册封赏赐等重要活动和事迹,为西周历史、考古、文物的研究提供了重要实物资料,堪称是一部刻在青铜器上的“西周断代史”。

  几千年前西周单氏家族的成员逨,将周王的册命和表彰镌刻在青铜盘中,这件逨盘,却为几千年后的人们,开启了一扇打开西周真实历史的窗。

  逨盘对西周王室变迁和年代世系都有明确记载,其中,提到西周诸王名号比《史记·周本纪》早了约700年。可见,这个单氏家族不一般,他们不仅与周王室关系密切,也一直深受历代周王信任与倚重。

  更可贵的是,逨盘整篇铭文以单氏家族的8代先祖为主线,穿插记述了与其对应的12位周王,在记述周王功绩的同时,暗附了单氏家族的荣耀。

  户氏家族帮助武王完成伐纣的同盟

  “牧野洋洋,檀车煌煌……凉彼武王,肆伐大商,会朝清明。”三千多年前的春天,一线晨曦透过云层照亮了东方的天空,周族将士及各路诸侯,举戈立矛准备伐纣。

  周武王姬发在临战前发表了一篇战争动员令《牧誓》,其内容是训诫从征的将领和参战的各诸侯国首领。演说完毕,擎着“周旗”的大军浩浩荡荡地向朝歌挺进,一场中国历史上以少胜多、以弱胜强的著名战役——牧野之战,一触即发。

  牧野之战结束了商王朝五百多年的统治,确立了西周王朝的政权,为西周时期礼乐文明的兴盛开辟了道路。

  斗转星移,数千年弹指一挥间。2012年6月,考古人员在我市渭滨区石鼓镇石嘴头村一座商末周初贵族墓葬中,清理出各类器物101件(组)。2013年8月,根据国家文物局指示安排,由省、市、区三级文物部门联合组建的石鼓山考古队,对石鼓山墓地展开科学考古发掘工作。最终,石鼓山墓地共清理墓葬15座,出土各类文物共计230余件(组)。其中包括多达92件的青铜礼器与26组铭文及族徽符号。这不仅是中国古代青铜文化又一次精彩的亮相,也堪称陕西乃至全国商周考古的一次重要发现。

  石鼓山墓地的主人是谁?

  考古人员在这座墓里出土的31件青铜礼器中,发现16件铸有铭文,虽字数不算多,但信息量大。其中,涉及的族徽有鸟、万、户、冉、曲、单、亚羌等,人名以“日名”为主,有父甲、父乙、父丁、父癸等。

  最有力的证据是在稀世铜禁上所置的彝、卣(yǒu)、小禁、觯、斗等7件器物,显然这是一组套,是一个家族的器物,也说明了墓主身份的尊贵。而在青铜礼器卣、方彝上有一个共同的铭文“户”。珍贵的器物、重要的位置、关键的铭文,考古专家表示,“这个家族非‘户’氏家族莫属,墓主为‘户’氏家族的一员。”

  有学者提出,当时的户氏家族与羌(姜)氏家族关系密切。这个家族可能是在牧野之战中,帮助武王伐纣的同盟军,石鼓山出土的大批商地青铜器成为众多功臣的战利品,战争结束后它们被新主人带回了封地宝鸡。

  当然,我们相信随着考古研究的深入,有关石鼓山墓主户氏家族的神秘面纱将会进一步揭开。

责任编辑:谢蕊


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


拉萨文明网 岳阳县文明网 秦皇岛文明网 准格尔旗文明网 敦煌文明网 孝义文明网 新安文明网 商丘文明网 海口文明网 舟山文明网